楚云蠕动了下嘴角:“菀……嫂子,他欺负你了?”
    “欺负?他怎么会欺负我呢?”陶菀毫无感情地说道,“他不过是替他的晴涵妹妹出气而已,你不也看到了,那把染血的首之前可是插在晴涵的胸口。说是我刺杀的你信吗?”
    楚云摇头,他不相信,她虽然有小脾气,却也不会这么狠心地去刺杀另一个女子。
    “可是他不相信,你信又有何用!”陶菀淡淡地叙说道,“也许很多人都相信我,但他不会,因为受伤的是他所爱之人,若是我受伤了,他会认为是我自己捅了自己一刀。我和晴涵站在天平的两端,我在离地不远的地方。”
    楚云听着她好似看开一切的语气,反而有种抓不牢的感觉:“他和你道歉了!”
    陶菀轻“呵”了起来:“若是我不说,若是我不让他向我道歉,他会吗?”
    也许会吧,他以前有和她说过对不起,可是这对不起又有何用了,打了人一巴掌再给颗糖,没啥个意思,况乎刚才一听到晴涵病情又加重了,他什么都没说便飞过去了,可想而知,她在他的心根本没有一丝位置。
    “四皇子,刚才对不起了!”陶菀看到他脸又被碎片刮到的痕迹,淡漠地说道,“但也要怪你来的不是时候,来了,还那么不听话的不肯走,为何不走呢?留在这儿被我砸,有何意义,我不会领这个情,他也不会领你的情,你不还是自受苦吃,像我一样,那日何必做戏,坐着轿子回陶庄什么事都没了,或许还能嫁个普通人,不被你们的事掺合进去,过着逍遥简单的生活。”
    楚云静静地听着她的述说,这也是他们第一次,第一次她单独和他说这些话,第一次她正视着他。
    “其实呢,我应该再硬气一点,当初该硬着问他拿休,也许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,可是呢,我偏偏不知好歹的还幻想着或许可以和他好好的相处着,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也好,可惜,今日我才发现,我和他连朋友都做不到!”
    在陶菀缓缓地说话,楚风急匆匆地从着正院门口走了进来,她赶紧地闭了口,望向他,他的面色很焦急,很纠结,眉头都拧成一个结了,想来那儿的情况真得不乐观。
    想到这儿,陶菀笑了,她死了最好,死了最... ...

322 (第1/10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