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小说网 > 江湖洗白录 >第172章


  余鱼嘴上说得豪气,等到酒真端上来了,又有些拘谨起来。
  面对白玉楼,到底不像跟汪小溪和怜怜他们那般自在,至于原因,她倒没往深了想,只是觉得,若喝多了在他面前失态,会十分不雅观,搞不好要被他嘲笑。
  见她端着小酒杯小口啜饮,白玉楼笑道,“我记得你都是用碗来的。”
  余鱼立即想起那次在边境五城客栈厨房的事来,那次……白玉楼应当是对她用了汪小溪所谓的“南蓟幻术”,不过她早有准备,眼神涣散飘忽,躲过了他的控制,还假装中计,白玉楼若要知道了她装疯卖傻的事实,估计要怄死了。
  也是那回,她初次窥探到了他的秘密,至此一发不可收拾,好奇心可真是难以抑制的东西。
  白玉楼见她目光流转,只一笑,并不回答。她不言不语地坐着,低眉顺眼的,倒比平时多了几分恬静,也多了一分距离感,她不经意间微微侧头的样子,还带着一些淡淡的冷艳,与平时的她很不一样,估计连她自己都没发现。
  依旧没有人说话,气氛却渐渐变得好起来,这种无声却有人陪伴左右的感觉也不赖,余鱼喝着酒,竟然品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悠闲。
  白玉楼指指桌上的小菜,温声道,“别光喝酒,当心胃痛。”
  余鱼脱口而出,“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?”
  白玉楼似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,微微愣了一瞬,方淡淡道,“只是一句客套话罢了。”
  余鱼抿嘴不服,心想,那给她拿五仁月饼,嘱托小二哥煮姜汤,追着她送屋饭,也是客套?可她不敢追问,总怕得到其他答案。
  她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直性子,也从不纠结流连,是个拿的起放的下的姑娘,可此时,她胆怯了。
  说不清怕的是什么,总之她现在须得小心翼翼,因为对方是个细致的人,若她太草率,一个不慎,恐怕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。
  “这么说来,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
  白玉楼没料到她会这么说,看她一眼,笑道,“你这是在夸我?难得,不是之前还跟我吵得厉害。”
  “那是你之前隐瞒事实。”余鱼据理力争,“我要早知道,肯定不会跟你吵。”
  “难道不是因为吵不过?”
  “……”
  余鱼想了... ...

第172章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